封面新聞記者 石偉

  “女方數千次讓男方代付款、逼著索要紅包和轉賬,阿明稍有拖延、拒絕,就各種臟話、辱罵,日復一日。3年花了33萬,只與女方見過5面?!?月8日,武漢小伙阿明委托代理律師、北京盈科(武漢)律師事務所律師鄭學知,向記者講述了一場“令人窒息”戀愛。

未滿足心愿,女方發送辱罵信息。(聊天截圖)未滿足心愿,女方發送辱罵信息。(聊天截圖)

  雙方的聊天記錄顯示,女方最初通過暗示讓阿明為她付款購物,之后每天指定購買商品、強行索要紅包和轉賬,以“廢物”“你是死人嗎”等語言催逼。阿明試圖反駁,被女方以“不滿意就分手”“你窮得理直氣壯”“社會是現實的,是你不夠努力”等進行“洗腦”。

  索要13920、3344、1314、520這樣特殊數額的紅包,女方要求必須備注愛情主題的信息。鄭學知稱,這是故意制造“自愿贈與”的痕跡,“我們起訴后,法官認為這些轉賬同樣屬于不當得利。判定要求她退還27萬余元?!?/p>

  目前,因阿芳遲遲未執行判決,阿明準備申請強制執行。

  一天收到22條商品鏈接代付款

  小伙3年為女友花33萬只見5次面

  阿明是武漢新洲區(武漢遠城區)人,兩個姐姐都已出嫁。因性格比較軟,加上工作長期在工地,沒什么異性交往經驗,一直單身。

  2020年6月底,26歲的阿明被人介紹與24歲女子阿芳相親。兩人在雙方父母見證下相互了解,之后添加微信,開始日常聊天。

  阿芳最初以“愛吃水果”“我有個朋友收到男友的巧克力很開心”“沐浴露見底了”等說辭,暗示男方為她小額購物,阿明一一滿足。

  有時,女生一邊發送購物鏈接要阿明付款,一邊以“我們別再發消息了,一發就是買東西,哈哈哈”“我們還沒那么熟,不要給我買”表示拒絕。

  男方詢問“那還買不買”,女方回復“又不是我付錢,你問我?”“我姐相親對象給她買蘋果手機她沒要,因為沒看上他”。

  一段時間之后,女方開始指定商品要求付款、指定數額索要轉賬和紅包。阿明有時回復延遲,或者表示手頭沒錢了,女方則直接回復“我已經買了,你給我報銷”“發工資了轉賬吧”。

  這些商品,從幾十上百元的面膜、耳釘、水果,甚至桌布、紙巾、肥皂等日常小物品,發展到后來的名牌化妝品、衣服、蘋果手機、奢侈品包包等數千數萬元物品。

女方索要奢飾品包包(聊天截圖)女方索要奢飾品包包(聊天截圖)

  2020年7月7日,從早上7點半至深夜轉鐘,女生一天發來了充電寶、牙膏、晴雨傘、化妝水等22條產品鏈接。

  索要轉賬、紅包的理由,除了情人節、女神節、兒童節、國慶節、重陽節、購物節等數十種“節日”,還有“我閨蜜有”“我姐妹又去護膚了”這樣的攀比。有幾次,還以“給我爸買”“給老人家買東西”這樣的理由要錢。涉及的金額,包括十多元的奶茶錢,以及“13920都發不出來嗎”“給一萬五,國慶節要去三亞玩”這種大額。

男方稱兩人戀愛一年多只見過3次(聊天截圖)男方稱兩人戀愛一年多只見過3次(聊天截圖)

  2021年9月底,阿明抱怨,兩人戀愛一年多只見過3次,第一次是相親,第二次是按要求買了蘋果手機送給她,“時間不超過3分鐘”,第三次只吃了一頓飯,希望能正常見面、約會。

  女方回復稱可以見面,詢問阿明工資發沒,怎么安排她的生日。阿明轉賬520元,詢問約會安排,女方稱“明天有事,抱歉”,之后繼續索要去迪士尼游玩費用。

  阿明按要求到商場購買26800元包包,約定次日送給女方,再一起逛街吃飯。但約會當天,女方以“陪親戚走不開”為由爽約,謾罵、懇求一整天,要求阿明深夜把包送到樓下,“我扔垃圾的時候順便拿”。

  “這樣答應見面并索要轉賬、紅包,成功后借故拒絕,聊天記錄里隨處可見?!编崒W知稱,阿明3年給阿芳花了33萬元,只見面不超過5次。

  大額紅包全部備注愛情主題信息

  稍有拖延就有上百條信息謾罵

  阿明經常在同一天被反復、多輪索要紅包,有時時間從早上7點持續到凌晨轉鐘。手頭沒錢了,被命令深夜找同事借錢,被要求開通網絡平臺貸款?;貜筒患皶r,或者沒在限期內籌到錢,女方會連續發來幾十上百條催促信息,里邊有臟話辱罵,和“廢物”“死人”這樣的侮辱稱呼。

女方要求男方深夜找同事借錢(聊天截圖)女方要求男方深夜找同事借錢(聊天截圖)

  阿明幾次深夜發來照片,稱自己在工地干活,或者正在開會、在跟領導談話,讓女方“稍等下”。這種情況下,女方常見回復是“有時間打字,沒時間付款”“你是不是死了,墨跡得像女人”。這樣的催要會持續數小時,甚至連續幾天。

  2021年12月,阿明被持續十多天追問工資,被索要雙十二紅包、去三亞的費用、元旦慶祝費用和春節拜年紅包。阿明發工資后,兩輪轉賬3444元、520元和1314元、520元。女方埋怨“你答應過每次發紅包要在3千以上,現在只有一半,下一半明年發嗎?”

  女方多次以“發5200的是真愛,是真的想娶女生”“13920是一生就愛你,我閨蜜都收到了”,要求阿明轉賬。女方在斥責、謾罵、嘲諷中間,會夾雜“親愛的”“寶寶”“哥哥”“有錢了我們出去玩”這樣撒嬌、懇求。

女方要求轉賬要有“愛情”特殊寓意(聊天截圖)女方要求轉賬要有“愛情”特殊寓意(聊天截圖)

  封面新聞記者注意到,每次索要這種有特殊寓意的錢款,女方要求必須“備注愛情主題文字”,甚至會主動發給阿明200元,湊成5200元,或者要求把5000元拆分成3344元和1314元重新發送。阿明嫌麻煩,被女方責罵“狗改不了吃屎”“狗都比你聽話”。因為備注信息問題,爭吵、謾罵、重新發送、收款,這樣的循環情況頻繁上演。

  女方收到錢款后,總是回復一句“謝謝親愛的紅包禮物”。即便前一句話還在謾罵,即便“感謝”之后會立即繼續謾罵。

  鄭學知律師介紹,女方這樣刻意的要求,是預防日后被男方追討錢款時,以“自愿贈與”的性質拒絕歸還。

  索要28萬元彩禮無果徹底拉黑男方

  法院以“不當得利”判退還27萬元

  阿明多次詢問是否可以以情侶身份見家長。女方往往以“腦殼不清醒”“我沒說不是情侶”“看你追的手段”“你不愿意就換人”回復。

  阿明想和女方一起去商場購物、逛街,而不是當線上提款機。女方回復“我不想帶你見我朋友。她們都很漂亮,很勢利眼的,你很窮。女生們經常說,不跟沒錢的人玩,浪費時間?!?/p>

  阿明提出把銀行卡交給女方,如果結婚,可以把女方名字加在房本上。女方回復“看不上不過萬的卡”“我舅媽家房子只有她一個人名字,沒有我舅舅名字。婆婆送媳婦房子的都有,加名字不算什么”。

  女方經常教訓阿明:沒錢不配談戀愛,我一直是拒絕別人,我見過的世面是你只能在新聞里看到的;我以前跟著老板出差,是住廣州塔大酒店,一頓飯吃5千;沒成功前的才華不值錢,某明星沒錢都被女友拋棄過;你26歲了工資還不過萬,你要加油努力,“狗都比你聽教”。

  阿明曾反駁,說給女方的錢已經可以付一套首付了,抱怨女生動輒辱罵他,“我是個人,不是畜生”。女方回復:你大男子主義,性格有問題,如果不改正,“我永遠不會嫁給你”。

  幾次觀念爭論后,阿明變得順從,經常自覺道歉“我錯了”“明白,我是廢物”,試圖以自辱方式換取原諒。但往往換來的是“你就是賤”“我還沒有把你甩了,你偷著樂吧”“你有什么,窮得理直氣壯”。

  2023年2月,阿明因為失業,對索要財物表現得冷淡。女方表示,收到20萬就愿意嫁給男方。阿明開始外出討要被拖欠的工資。

  當月25日,女方表示“這是最后一次機會哦,別怪我沒提醒你”“補發情人節紅包,彩禮22萬或者28萬,證明下你的實力”。催債持續到當天傍晚,阿明被女方拉黑。

女方要求彩禮22萬元或者28萬元(聊天截圖)女方要求彩禮22萬元或者28萬元(聊天截圖)

  此后,女方多次臨時恢復阿明的微信好友,索要錢款買手機、要求代付購物,之后再將阿明拉黑。

  女方曾恢復阿明為好友,詢問“你姐打我電話要錢,是什么意思”。阿明說,他買的東西應該還給他。女方不再回復信息,并在2023年4月14日將阿明徹底拉黑。

  2023年12月,新洲區人民法院以阿芳獲得的錢財構成不當得利,判定退還27萬元。目前,因阿芳遲遲未執行判決,阿明決定申請強制執行。

  “有大概6萬元轉賬和付款,無法判斷性質,阿明放棄了?!编崒W知介紹,據他了解的情況,阿芳名下已無可供執行的財產。

  5月9日,封面新聞記者撥打聊天記錄中阿芳的電話,顯示號碼已停機。